於 1987 年在台北成立的「視丘攝影藝術學院」,是台灣唯一專門培育「專業攝影師」的攝影私塾大學。

如眾所周知,1980 年代以來台灣的婚紗攝影業所開創出來的市場規模與經營模式,已經成為全世界婚紗攝影界人人稱羨、競相模仿的典範。不僅東南亞海峽兩岸華人地區,婚紗攝影同業以台灣為學唯一取經之處,甚至歐美日等影像文明先進國家的同行,也不乏在暑期組團前來台灣參訪觀摩的情形。從這些例子,我們不難瞭解,以東南亞華人地區以及中國大陸與台灣兩地的巨大婚紗攝影市場規模,加上諸如服飾攝影、雜誌出版攝影、廣告攝影、建築攝影等等相關專業攝影市場,每年需要多少專業攝影人才投入,才能應付這個規模巨大的專業攝影市場的需求了。

但,不幸的是,打從 19 世紀末台灣開始有攝影市場開始,台灣的高等教育體系中,一直都沒有攝影教育,即便是 21 世紀初的今天,我們仍然找不到台灣有任何大學設有攝影系。

弔詭的是,即便哪一天台灣的大學真的有了攝影系,我們從歐美日等影像文明的先進國家,甚至韓國、中國等影像文明的後進國家的經驗,也不難看見:對大學攝影系主課程設計的主事者而言,為大學攝影系設計課程的最大兩難就是:「大學攝影系,到底應該為社會培養專業攝影師,還是攝影藝術家」的定位問題。也因此,我們往往可以看見美國大多數大學的攝影系,在學程的設計上,都持有極左(重表現輕技藝)或極右(重技藝輕表現)的偏頗立場。甚至因為公共教育制度的結構性僵化問題,導致學生在大學攝影系四年所學,往往與當代專業攝影市場的需求有極大的出入。

正因為視丘創辦人吳嘉寶老師對這些問題有深刻的認知,因此在 1987 年成立視丘攝影藝術學院。由於視丘攝影藝術學院具備了以下三個特點,正好彌補台灣缺乏正規的大學攝影教育的缺憾,更彌補了廣大專業攝影市場對專業攝影師需求孔急的市場需求。

一、視丘以「攝影教育」為專業,視丘瞭解「攝影教育」。
二、視丘是台灣攝影教育領域中「民間辦學」的典範。
三、視丘瞭解台灣專業攝影市場。
四、視丘瞭解台灣學生的學習特性。

一、視丘以「攝影教育」為專業,視丘瞭解「攝影教育」。

1973 年視丘創辦人吳嘉寶老師,前往日本大學藝術學院攝影系專攻權方為的攝影理論與技術。1976 年在日本大學藝術學院藝術研究所,受教於澤本德美教授指導的專業方向就是「攝影教育」。

1977 年學成歸國之後,吳老師就立刻進入當時的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現已升格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從事攝影教育工作。也隨即加入「美國攝影教育學會」為當時台灣唯一的會員。

到 2001 年為止,吳老師前後在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輔仁大學、中國文化大學、視丘攝影藝術學院以及其他各地從事攝影教育已經有 24 年之久。其間教過的學生,不僅已經遍佈台灣、大陸、東南亞各地,也遍佈在攝影、設計、印刷等影像傳播各界。

1989 年視丘首先召開「第一次全國攝影教師研習會」,並且隨即於翌年發起成立「中華民國攝影教育協會」(現改名為「中華攝影教育學會」)。至今,中華攝影教育學會不僅已經成為台灣攝影界唯一的專門以攝影理論研究為方向的基地,實質上,也在領導推動台灣和大陸攝影教育理論的交流與發展。

中華攝影教育學會最為亞洲各國攝影教育界矚目的「兩岸三地學生創意攝影觀摩展」、「攝影教材與教法研討會」、「台灣本土攝影幻燈片教材」、「國際攝影學術研討會」、「出版攝影論文集」等等,都是吳老師在會中首先提出構想、並努力推動實現的創舉。

二、視丘是台灣攝影教育領域中「民間辦學」的典範。

因為是「民間辦學」,所以視丘可以依照當代社會專業攝影的發展趨勢,隨時機動調整課程內容。保證學生所學的,是兩岸市場與當代社會最需要的專業攝影技能與知識。

因為是「民間辦學」,所以視丘可以不計較老師的學歷(在台灣、中國大陸的教育當局規定必須要有博士學位才可以進入大學任教),隨時機動聘請當下專業攝影市場,第一線工作崗位上有傑出成就的專業攝影師,擔任視丘的講師。讓視丘的學生可以實際就在老師賺錢謀生的營業用攝影棚中上課,在學生時代就可以實際體會第一線專業攝影工作的氛圍。儘管如此,在視丘任課的老師大多是從歐洲、美國、日本等影像文明先進國家,留學攝影、設計、藝術、網路等相關領域歸國具備碩士學位的專精人才。

因為是「民間辦學」,所以視丘可以徹底實現孔夫子「有教無類」的教育理想。接收凡是對攝影或專業攝影有濃厚興趣的同學入學,不論年紀,不論學歷,不論身家背景。能夠將「不曾摸過相機」的任何一位朋友,訓練成畢業之後就可以直接進入就業戰場上,與別人一較高低的專業攝影能手,正是視丘最引以為傲的地方。

三、視丘瞭解台灣專業攝影市場。

視丘創辦人吳嘉寶老師,從 1966 年開始學習攝影以來,持續關注台灣、香港、中國大陸的攝影文化發展(專業攝影市場、攝影藝術發展、攝影史研究、攝影教育、攝影理論研究)已經有三十五年之久。1977 年從日本留學攝影歸國之後,也在台灣專業攝影市場擔任從事商品、廣告、服飾、雜誌等專業攝影工作達十二年之久。

從 1960 至 70 年代台灣的專業攝影以商業攝影(應付外銷訂單之需)一枝獨秀,到親眼目睹、經驗「婚紗攝影」與「服飾攝影」的逐漸興起,以致於預言「建築攝影」、「料理攝影」將成為台灣專業攝影市場的第三波主力,視丘一直是以「為台灣、中國大陸專業攝影市場培育社會所需、最具發展潛力的專業攝影人才」為教育主要目標。

加上,視丘的師資向來都聘用目前正在台灣專業攝影界第一線工作,而且享有盛名的第一流專業攝影師擔任專業分科的講師,這些講師所講授,自然是當下專業攝影市場最實際有效的內容。

換言之,正因為視丘向來用心觀察、瞭解台灣、香港、大陸專業攝影市場的發展與演變趨勢,所以可以保證視丘的課程,可以讓學生在畢業之後可以立刻學以致用。

四、視丘瞭解台灣學生的學習特性。

如一、所述,視丘創辦人在台灣累積了 24 年攝影教育的經驗,加上 35 年來從未間斷的自身學習攝影的經驗,正是視丘可以保證「視丘最瞭解台灣學生的學習特性」的主要原因。也因此視丘的攝影教育的方法,一直是針對台灣學生學習特性,所擬定、修改出來的最有效學習方式。

此外,視丘的攝影教育更具備了以下即便在國際間也屬獨特、少見的攝影教育特色:

五、視丘教育學生以「國際、世界、歷史、本土、多元的視野」理解攝影。
六、視丘教育學生以「系統性、架構性認知」理解攝影。
七、視丘教育學生從「視覺心理、影像訊息傳播」的角度理解攝影。
八、視丘教育學生以「規劃攝影人生進程」的規模理解攝影。

五、視丘教育學生以「國際、世界、歷史、本土、多元的視野」理解攝影。

儘管大多數人都認為想要學攝影,只要找一個名師,就可以將所有攝影相關知識技術從頭到尾學完。但是,從視丘攝影藝術學院成立之初,吳老師就積極敦聘從美國、日本、法國、德國學成歸國的碩士,在視丘擔任各種課程的師資。今天在台灣攝影學術或商業各界界赫赫有名之士,大多曾經在視丘任教過,加上視丘還有許多從未出國留學,但是在台灣的專業攝影市場聲明顯赫的大師任教,這正顯示在視丘,您可以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國的攝影界,對攝影的不同看法和想法。而這種「多元性」,對藝術、創意、想像力的培養而言,正是最珍貴的本質之一。

從 1980 年代初吳老師就積極開始和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等地的攝影各界機構、人士、以及歐美公私立美術館界,隨時保持著緊密的聯繫與學術交流。不僅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攝影媒體發表論文、主持專欄,甚至每年都在這些地方策劃執行至少一次專題攝影展覽。

1985 年吳老師在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的支持下,策劃執行了「百年台灣攝影史料整理」工作,不僅讓當時幾乎已經被社會遺忘了的第一代台灣前輩攝影家和他們的偉大作品出土,也實質上引發了後續的「台灣攝影史研究熱」。1991 年吳老師於中華攝影教育學會首先發起「台灣本土攝影幻燈片教材」的製作。倡議台灣各界的攝影老師,使用台灣攝影史上的名作取代西洋攝影史名作,進行攝影教學。好讓學攝影的學生能夠傳承前人遺留下來的文化資產。

藏書已經超過六千冊,範圍涵蓋古、今、中、外攝影大師攝影專輯的「視丘攝影圖書館」,更實質上為視丘學生與老師提供了彌足珍貴的「世界、國際、歷史、本土、多元」的成功典範以為學習對象。

因此,視丘從起步當初就是以「世界、國際、歷史、本土、多元」的宏觀視野出發,為學生的實際需要設計視丘的課程結構,借鏡先進國家在專業攝影市場與攝影教育發展之間的得失,研究改進攝影課程的內容與教法。

六、視丘教育學生以「系統性、架構性認知」理解攝影。

許多人不解,為什麼視丘可以把攝影教得那麼好。只要短短的六個月,就可以將原來不曾摸過相機的年輕人,裝備成樣樣都會的「全能專業攝影師」。

其實視丘在攝影教育的領域中,擁有別人所不能及的秘密(特異功能)就是在於:視丘充分理解、並且徹底在教學上施行「整體不等於部分的總和」的完形 Gestalt 觀念,也就是以「系統性、架構性認知」的教學,從事專業攝影教育。

大多數人都知道,攝影是一門「易學難精」的學問。這正說明了,一般人所接觸到的攝影相關的知識,通常都是以繁雜、瑣碎、片段的相貌出現。我們從大部分的補習班、網際網絡、演講、BBS、書籍、攝影展...,多多少少都可以接觸到攝影相關知識。但是這些知識卻往往是層次極為低階的資料性信息,是無法成為我們的知識、成為我們的力量的信息。就像我們把一部汽車應該有的所有汽車零件,都堆放在一起,也不能讓它(那一堆零件)成為可以上路的汽車,同樣的,即便我們把一條魚所有的鱗片和魚骨頭都拼湊在一起,也不可能讓它成為一條活魚。

如果我們沒有能力越過收集資料性信息的階段,進入高層次的概念化、統合性的思考階段,我們就永遠無法舉一反三,永遠沒有能力將新學的東西,放在過去的基礎上累積起來、相互加成、相互共鳴,讓新學習的知識變成單屬於自己,變成自己可以運用的力量。就像一部汽車,如果我們依照設計好的油、電、動力、抑制系統,將零件放在系統中,每一個零件應該在的地方,原來沒有動力的零件組合就可以成為具備動力的汽車了。或者,當我們將養分供應和神經系統放入鱗片、魚肉、魚骨之間,那條魚就可以成為一條活魚了。

換句話說,部分和部分之間的關係(架構、系統),正是讓「整體」可以大於(不等於)部分的總和的主要癥結所在。

視丘之所以不是一般的補習班,而是私塾大學的原因,就是視丘不將自己定位在提供繁雜、瑣碎、片段的攝影知識的補習班。視丘不僅已經將繁雜、片段、瑣碎的攝影相關知識整理成為系統完整、深入淺出的理論架構,讓您能夠用「整體、系統、架構」的角度關照攝影相關知識,同時更教育您可以用系統性、架構性的方式認知、學習所有新事物。讓您的大腦具備分解、消化、吸收新知的酵脢,使您今後可以獨立吸收分解任何攝影新知,成為單單屬於您自己的知識。如此重視觀念的培養、系統性認知的教學方式與環境,也是視丘將自己定位為「私塾大學」甚至「研究所」的原因。

七、視丘教育學生從「視覺心理、影像訊息傳播」的角度理解攝影。

正因為視丘教育學生用「系統性、架構性認知」的方法學習攝影,在視丘您可以學到的絕對不會只有「攝影」而已。

因為攝影的本質,本來就和「視覺」、「傳播」有著唇齒相依、不可分離的關係。不論是攝影的出發(攝影家在攝影現場「觀看」被攝體),或者是攝影的結果(給別人「觀看」的照片),都和「影像」、和「視覺」有著互為因果的關係。同樣的,攝影家,尤其是專業攝影家,攝影的目的本來就是想要將攝影的成果呈現(不論是開攝影展,或出版攝影集)在別人面前,決不是拍了照片就放進抽屜,從此不見天日。因此有關「如何將自己的想法輸入在影像之中,讓別人用視覺就可以觀看得見攝影家的想法」的「影像傳播」概念,就成了想要成功的專業攝影師必備的知識與訓練。這也是為什麼1980年代以前,儘管大部分的大學,會分別設立「設計、攝影、印刷」三種系別,但是有識之士會希望學生應該盡可能三個系別的課程都要跨系選修的道理。畢竟「設計、攝影、印刷」都是同屬「視覺傳播」領域的一家三兄弟。

因此,儘管您的動機可能只是「想學攝影」,但是視丘會告訴您,有太多攝影的問題,根源本來就在「視覺、影像、傳播」裡面。因此,在 21 世紀初凡事數位訊息化的今天,不要說「只學攝影」會無法解決大部分攝影的問題,即便用「設計、攝影、印刷」的觀念學習,都嫌觀念老舊了呢!因為設計僅僅只是視覺觀念之一,攝影也只是諸多影像種類的一種,印刷更只是數位時代以前的影像傳播的方式而已。

因此眼尖的同好可能早已發現,當別人還停留在教「攝影學」的時候,視丘已經在教「影像理論」,甚至已經進入「影像傳播理論」的全新階段了。當別人還在教透明物體打光法、立體物打光法的時候,視丘已經在教「光線寫作技巧」了。當別人還在教「攝影構圖」的時候,視丘早已在 1990 年年代初就開始「視覺心理學」的課程了。

這正是為什麼視丘可以自豪的說,「您到視丘學到的,絕對不只有攝影而已」的理由。

八、視丘教育學生以「規劃攝影人生進程」的規模理解攝影。

大部分年輕人到視丘,只想學攝影,只想這正是為什麼視丘可以自豪的說,「您到視丘學到的,絕對不只有攝影而已」的理由。

你知道,你的專業攝影人生,一輩子的每一個階段,會有哪些變化,哪些需要嗎?

Copyright © 2019 視丘攝影藝術學院. Web Maintained: Red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