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寶 1997.7.11

 

從嬰兒到成人,人類個體心智的發展,是以由內到外、從近到遠的方向發展的。經過口腔期、肛門期之後,自小我們的活動和關心領域,就順著床、地板、房間、家、鄰居、學校、社會、國際的順序,向外、更遠擴展。

 

一個成熟以趨完全的攝影家的成長過程,其實也和我們心智發展的模式相同,先是追求距離我們最近的「技術與材料的控制」,接著是藉作品傳遞思想的「視覺表現技巧與影像風格的建立」、最後才是追求作品傳世的「永恆價值」。而這樣的順序,其實也正是給予這個攝影家肯定的「環境範圍」向外擴張的順序。也就是,只要能對攝影的技術與材料控制穩定成熟,想在同儕社團中成名並不困難。可是要想跨越專業領域,在比較廣域的社會中出名(距離遠一點),則非「具備獨特的風格、作品言之有物」不可。至於想要讓自己的作品跨越時間與空間(時空的距離更遠、更久),進軍國際,或是為美術館收藏肯定,就非具備「深刻文化內涵」的作品莫屬了。

 

有趣的是,人類群體文明的發展方向卻正好正好相反。以西方文明發展的軌跡看,文藝復興以前藝術的主要內容,不外人對神、人對超自然能力的敬畏、崇拜、景仰。從文藝復興以後,人們關心的眼光(其實是:質疑之、使之崩潰、解體、重構的對象)就開始順著:自然風景、國家、意識形態、街市、人群、社區、家庭、器物、身體的順序,由外向內,由遠向近的方向發展。

 

1960 年代以後,科學家大規模研究人工智慧而開始逐漸了解人類視覺的結構。緊接著電腦以十倍數的速率入侵人類生活,徹底改變文明(諸如影像傳遞之類的)的各種遊戲規則之後,以往神話、定律般的「關心社會、見證歷史」的攝影運用,幾乎就成了攝影藝術的棄物。從比德威金、羅伯梅碩普、辛蒂謝曼、到約翰卡普藍,可以說二十世紀後半世界攝影藝術的重心,幾乎只在我們的「身體」,以及從「身體」衍生的「性別意識」上發展。

 

其實,在性別分類已經從絕對的雙性,解構並且重構成三性、四性的今天,「身體與性別」的文明正如日中天。就像攝影家芭芭拉古格在她的作品中所說的:「你的身體就是戰場 Your body is a battleground」。

 

洪銘的人和作品,正是上述的寫照。

 

1992 年他在視丘攝影美術館的第一次個展,題材就是「身體」。那時我們就看見洪銘對藝術的感性、悟性和追求,絕非池中物。記得當時洪銘一系列以著名的比利時超現實藝術家馬格力特 Magritte 為名的作品,就頗有見地和無限發展空間。

 

五年了,洪銘的專業服飾攝影事業已是漸趨巔峰,他對攝影藝術的要求與成就,正朝著更遠距、更久、更有價值的方向成長,也是毋庸置疑的。了解洪銘的朋友更相信,洪銘對藝術價值的目標與追求,一定還不止於此。他的夢想,豈不正是我們對他的夢想?豈不也是我們對台灣本土攝影藝術的夢想?

 

 

Copyright © Wu Jiabao.

著作權為吳嘉寶所有,任何形式的複製,均應事前徵得作者的書面同意。

Copyright © 2020 視丘攝影藝術學院. Web Maintained: Redd Studio.